【版權所有,請勿抄襲】

實驗性微電影劇本創作(初稿):迴響望鄉

劇情介紹:台灣有14個官方認定的族群,蘊含豐富多元的文化,其中可以面眺玉山的豐丘、望鄉部落,就致力推動部落發展工作,以及讓外來朋友了解布農族生活體驗的交流平台。尤其是豐丘盛產的葡萄,更在聖經意涵中,有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開頭標題選用下面聖經話語的片段:

【聖經・民數紀・13】

主賜給人民一塊福地---迦南,摩西派使者前去查探,使者帶回一大串葡萄,“又告訴摩西說:「我們到了你所打發我們去的那地,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這就是那地的果子。」”

場景:山上舊部落
時間:日

* 鏡頭:黑白
* 一群布農族人背負行囊,待在舊部落的入口處。在日本警察們的吆喝下,準備離開故居。後方一位巡佐,一臉嚴肅的看著手下指揮族人準備行進。

日本警察一:現在開始點名,(一一叫出不同的布農族名)。
日本警察二:怎麼不見Talum?

*眾人面面相覷。突然有人發言。

布農族人:他和Bai去了舊獵場。

*日本警察臉轉向巡佐。
日本警察ㄧ:巡佐大人…!

* 鏡頭聚焦在巡佐的臉上。

巡佐:立刻集結人去找,帶上武器。

場景:森林
時間:日

*鏡頭:黑白
* 一位布農青年和老人家在林裡深談。

布農青年:我們該離開嗎?
老人:看來沒有辦法了。
布農青年:失去了固有的家園、離開了自己祖先的土地,人還能活下去嗎?

* 老人沈默不語。兩人驚覺四周草叢有動靜,一堆日本警官,手執槍械,對準兩人,團團包圍住。

*建議鏡頭:可用兩人的環視視角,顯現出四周被敵人所包圍。

* 巡佐從一旁站了進來,嘴上浮出一絲冷笑,三人互相凝望,氣氛肅殺。

第二場
場景:山路
時間:午後

* 一座小型遊覽車,緩緩沿山路蜿蜒而行。一個女學生臉色蒼白,眼神無神。

倩雯:我頭感覺很不舒服。
曉婷:應該是暈車了。
倩雯:我很少到郊外來。不舒服…。
曉婷:再忍耐一下,難得到期末考完郊外來,就該放鬆身心啊!剛從信義酒莊離開,還沒看到你這麼不舒服呢!
倩雯:可能不習慣在山路坐車,我運動神經不太好。為什麼不去海邊。夏天去海邊玩水更好啊!
曉婷:難得這次大家想來山上走走,換點口味也不錯啊!
倩雯:等會到達部落時,我能先找個地方借一下廁所嗎?我有點想吐…,但現在又吐不出來。
曉婷:你等等,我去和司機問一下。

* 倩雯一邊輕撫曉婷的背。然後走向前和司機說明狀況。巴士緩緩向前行進,遠方出現了一個聚落。

場景:望鄉部落民舍
時間:午後

*一群大學生拿行李,陸續下小型遊覽車。遠方的玉山山景上的雲彩,紅豔燦爛,七彩斑斕。一瞬間四周的空氣,彷彿都籠罩在金黃色的光暈之中。

曉婷:這就是下塌的地方了。雯!你先去客廳休息一下。

*小婷拿了一瓶水給倩雯。

倩雯:這地方看來還真是偏僻,什麼都沒有,就算週末要待在這裡,想想一定很無聊。
曉婷:別這麼說,來這邊體驗一下當地大自然和部落的生活,和有機農業接觸,認識一下相關的產業運作和產品,也是件很棒的經驗啊!
倩雯:我可能還無法欣賞那種閒情逸致。

當地人過來關心:小妹妹你還好嗎?
曉婷:阿姨他沒事,休息一下處口氣應該就好多了。
布農阿姨:那就好。明天要去探訪古道,對你們平地人來說可能會有點累,最好養飽體力比較好。免得要走很久的路。
曉婷:嗯!好的。我叫林曉婷,雙木林,曉晨的曉,女字旁的婷。阿姨請問您該怎麼稱呼?
布農阿姨:我們族名叫Bahin,叫我Bahin就好。我和這家民宿的老闆是親戚。

* 阿姨背後竄出一個小男孩。

曉婷:阿姨。這個孩子是…?
Bahin:是我兒子啦!
曉婷:讀小學幾年級了?
Bahin:過完暑假要上六年級了。
曉婷:真的。好棒!
Bahin輕拍了一下孩子說:有沒有跟姐姐們說好。
小弟弟:大姊姊們好…。

*倩雯稍微緩了一口氣過來。

Bahin:你們是哪個學校過來的。
曉婷:我們是中興大學的學生,這位是我同學,我們要升大二。

*小弟弟稚氣的眼神,盯著倩雯二人打轉。

小弟弟:我叫Istanda,那這位姊姊叫什麼?
倩雯稍微臉色變好的說:我叫吳倩雯,倩影的倩,雨文的雯。你的名字是Istan…
Istanda:I-s-t-a-n-d-a!
Bahin:緩口氣過來。我們趁夜幕到來前,先去參訪獵人古道吧!
曉婷:倩雯你還可以嗎?出去走走應該會比較好。
倩雯:我還好,現在天氣還有點熱,我們去準備一下,就出去走走吧!我想多呼吸一下新鮮空氣。而且大家後面還有行程,先別耽擱了。
Istanda:媽!我也想和大姐姐們去望高寮那邊走走。
Bahin:不然我騎機車,趁做晚飯前也帶你去那邊晃晃吧!
曉婷:這樣會不會不方便?
Bahin:小孩子,今天在家無聊了一天。趁太陽快下山時,帶他出去閑晃一下也好!

*四人出了民宿門口。準備前往古道。

場景:望鄉部落古道
時間:下午
導覽開始介紹:起初布農族人遷到這裡時,發現滿山遍滿了一種布農語叫kalibu的植物,也就是楊梅樹,族人們就開始把這地方稱為kalibuan,也是代表這個地方樹林十分茂盛。
小婷:這地方真清新。倩雯,感覺你臉色好多了。
倩雯:嗯!來這裡吸收芬多精,感覺人也唱快多了。
* Istanda像隻跟屁蟲一樣,黏在倩雯兩人背後。
倩雯:小弟弟!你常常來這裡嗎?
Istanda:還好耶!
* 一行人灑滿光暈的森林中往前方邁步走著,曉婷專心在一旁拍照。倩雯則跟Istanda邊走邊閒聊。到達望高寮,太陽漸漸西沉。酷熱的日光逐漸隱退,在天際散發出酒紅色的光暈。
倩雯:為什麼這裡叫望鄉呢?
Istanda:因為聽說有個日本軍官,他懷念自己的家鄉,才這樣叫我們的地方。
倩雯:所以你們的祖先,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呢?
Istanda:我跟你說喔…。
* 小孩子的手抓著倩雯的手,兩人登上望高寮。Istanda指向遠方,慢慢口中喃喃自語…。

* 建議鏡頭:拍攝兩人手握著手的特寫。

場景:山路
時間:日

*鏡頭轉向黑白,特寫年輕布農族人,牽著老人,兩人手的特寫。
*Talum轉頭一看,被身後的日警吆喝跟隨著,下山坡,高山芒草淒冷黯淡的飄著。前方望見一群被日警護送,在遷移途中的布農族人。

布農族婦女回頭一看:Aping!你們家Talum來了。
Aping:Talum!
*Aping大喊著,往隊伍後跑去,和Talum激動的相擁在一起。
Bai:大家沒事真的太好了。
*族人圍攏過來。
布農婦女:我的天。沒想到真的是你們。我們以為你們倆…。
布農中年男子:感謝奇蹟。他們沒刁難你們吧!
*建議鏡頭:特寫Bai說話的面容。
Bai:如果已成事實,再不情願也得接受…。面對日本人,相比之下我們已沒有任何力量。但大家要記住,無論今後遷往到何方,都不要離開玉山的視線。
布農少年:族老!我們不會忘…。
日警:一堆人在這邊吵什麼?還不趕快走!
*日本人催促眾人上路。
Aping:Talum!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Talum:時局如此。我們只不過是沙洲裡的小蝦,日本人如迴游大魚般,比漢人還更兇猛的排山倒海而來,我們註定只能成為被宿命擺弄的被捕食者。
* 眾人不語。兩人緩緩隨著隊伍行進,一同回頭望向遠方的山巒。

場景:望鄉部落
時間:晚
* 用過部落家常料理後,倩雯和曉婷兩人在夜晚的部落散步。
倩雯:這裡氣氛感覺很恬靜呢?
曉婷:而且部落四周的鵝卵石石壁上,都有刻上他們族的神話傳說故事,還有基督教會的意向。
倩雯:是挺有趣的!感覺每個創作背後,都有段奇妙的故事。
曉婷:誒!你看!
* 小婷手指一處民宅的門外,兩人瞥見昨晚的小弟弟再和一位老人家說話。
Istanda:爺爺你在擦背板啊!
布農族老人:是啊!我正在擦,那你會想背看看嗎?(老人家爽朗的笑了一下)
* 小孩子正努力想背上背板,不料卻因為重心不穩,而即將要摔得人仰馬翻!老人家過去扶了他一把坐下來。
爺爺:想要背這個背板可沒有這麼簡單,這個老背板背過很多人,還有運載東西,你必須長得更大一點,有勇士般的力量和勇氣,才能背得動他。等到那一天,你也就有資格能撐起一個家了。
* Bahin從大門走出來。

Bahin:你們一老一小。感情不錯啊!誒…。兩位小姐也來這邊喔?
曉婷:阿姨您好。
Bahin:這位小姐氣色感覺好多了。
倩雯:感謝您關心。我現在沒事了。

* Istanda從短褲口袋裡,拿出一個木雕裝飾品,示意要倩雯拿去。
* 倆人手傳木雕的時候,可以做近部特寫。

倩雯:這是什麼?
Istanda:這是我們布農的勇士,希望他祝福你,帶來健康的體魄和過人的勇氣。
曉婷:看吧!人家小弟弟都嫌你太柔弱了。
倩雯:…你別胡說。
Istanda:大姊姊為何臉紅了?
曉婷:…害羞了嗎?
*倩雯看了小婷一眼。
倩雯:你這人真討厭。
* 其他人不自覺笑出來。
* 播放夜晚時部落的景色。

場景:望鄉部落民居
時間:晚
* 曉婷在床上,醒來發現倩雯不見,來到屋外,一輪皎潔的明月懸掛在天上,天上繁星無數,雲朵非常少,夜空晴朗。前方傳來有人唱KTV的歌聲。
*倩雯靠在陽台上看著月亮發愣。曉婷慢慢接近她旁邊。
曉婷:怎麼了。看得那麼出神。
倩雯:這地方真的好寧靜。
曉婷:你喜歡的話,反正葡萄冬夏都可產收。可以自願來這邊當志工啊!
倩雯:也可以啊!來到這邊,我才發現,原來還有比市區,更能讓人清新喘一口氣的地方。
*曉婷略略用手圈著自己的頭髮玩。
曉婷:他今天還是沒有打電話給我…。
倩雯:你們又吵架了?
曉婷:沒有!上個禮拜就一直冷戰。我開始覺得,也許我們倆人並不適合。
倩雯:愛情都是迷惘的。無論你決定是什麼,只要能做出你自己想要的決定,我都會支持你。
曉婷:你現在都還沒有心儀的男生嗎?
倩雯:自從上大學和他遠距離分手後,一直都還沒有遇到心儀的。
曉婷:寧缺勿濫嗎?
倩雯:你這人很三八耶!
* 倩雯拍了曉婷一下。
倩雯:但今天的月亮真的好美。
曉婷: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不也跟月亮的陰晴圓缺一樣嗎?
倩雯:你是哪根筋不對了。這麼多愁善感?這樣文鄒鄒,一點都不像你。
曉婷:我也許外表看似開朗活潑。但內心裡,我卻常常感到孤獨。
倩雯:人不都是這樣,再美好圓滿的感情,也都會有生離死別的一天?
*兩人突然都沈默不語,側面浮在溫柔皎潔的月光之中。
* 焦距逐漸從兩人背後,朝向星空中的月亮拉近。

場景:山道
時間:晚
* 鏡頭轉向黑白,眾族人在一輪明月的夜空下休息。Talum和Aping依偎在星空下悄聲說話。兩人的身子浸在寒冷蕩漾的月光中。
Aping:今天真是有驚無險。
Talum:感謝先人保佑。
Aping:我一路上邊走,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一直擔心你的安危。
Talum:對不起!我不該不告而別。
Aping:為了腹中的胎兒。答應我,無論如何,你不要再逞強,凡事別出頭。讓我們有個完整的家,好嗎?
Talum:嗯!我知道。其實我那時,真想殺了那群日本人。
Aping:我們現在身旁強敵環伺,如果凡事都像你們男人家,一樣愛強出頭,動了血氣之勇就能解決一切的話,只怕事情就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被統治就是無奈,當強風要壓倒我們時,我們不得不放低姿態。
Talum:我知道現在局勢如此,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但等到數百年,數千年之後,我們的子子孫孫,在這些侵入者的威逼下,未來又會變得如何呢?
* 不知何時,強大的雲層遮住月亮,還有一大半星空。
Aping嘆了一口氣說:我們的前方,還是一片漆黑啊。
Talum:樂觀一點。至少現在事情還沒到那麼糟的地步。
Aping:如果我哪一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會很傷心嗎?
Talum:不會的。我會保護好你一輩子。
Aping:如果我們就在這裡死了。會不會魂魄就能自由自在的翱翔于四方?
Talum:人活在世上一天,不多是為了多吸一口氣嗎?
Aping:但如今我們就像折翼的鳥兒,動談不得…。難道你都會不會擔憂嗎?
Talum:水是隨處可流的,愛情是隨處可到的,生命也註定會受宿命的潮流…。
*兩人繼續躺在柔軟的草地上,剎那間,雲層散去,月亮又出現了。

場景:望鄉部落民居房間
時間:晚
* 鏡頭變為彩色,一輪纖纖皎潔的明月,一雙玉手拿著木雕工藝品,慢慢由下往上對準月亮中心。倩雯愣愣的看著手上桃心木色澤的布農勇士木雕。一輪清新的白月光,照耀在她的半邊側臉。
* 窗外的蟲鳴越來越清脆響亮了。風緩緩吹過,倩雯抬頭看月亮,天上的星星非常眾多,而且清晰可辨,閃爍寒光。
* 天空上的一朵薄雲,緩緩遮住了月亮,周圍又陷如一片漆黑,遠方還略有人聲。倩雯將勇士木雕放在枕頭下,緩緩閉眼,兩手交握於胸上,口中輕念禱詞,然後沉沉睡去。

場景:豐丘部落教會
時間:晨

* 一群人陸續往教會聚集。

* 建議鏡頭:牧師在台上講道,鏡頭可以從會堂入口處,切向牧師正面,慢慢前進。然後又轉到牧師背後,從左到右顯現台下教友,聆聽講道時的各種表情。


牧師: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

(倩雯一臉睡眼惺忪,坐在右方比較後面的靠走道的位子上,突然有一雙小手指,輕輕刺她的右手臂。略微一驚的往右一看,是昨天的小弟弟。)

牧師:…人若不常在我裡面,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人拾起來,扔在火裡燒了。…

倩雯輕聲說:小弟弟怎麼了嗎?
Istanda:大姊姊我都還沒問你幾歲?
倩雯:19歲。
Istanda:好老!

*倩雯挑眉,沒好氣的看著他。

牧師:…正如父愛我一樣;你們要常在我的愛裡。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愛裡…。

* Istanda拉一拉倩雯的袖口。

Istanda:大姊姊跟我來。
倩雯:但牧師還沒結束禮拜…。
Istanda:先跟我來就對了。有好玩的東西喔。

*建議鏡頭:焦距轉向台上的牧師。再進一步用仰視角,正面拍攝講堂上的牧師。

牧師:…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叫你們的果子常存,使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他就賜給你們。我這樣吩咐你們,是要叫你們彼此相愛。


場景:豐丘部落葡萄園
時間:日
*播放葡萄和葡萄園的特寫。
* 山巒的鏡頭轉為彩色,往下移動,遠方兩個人影緩緩行進。
倩雯:這裡好熱,但是這邊的葡萄,真的長得很漂亮。
Istanda:這裡的葡萄又大又甜很好吃。
倩雯:結實纍纍的葡萄。都是農夫的心血啊!
Istanda:我們當地用葡萄做的食物也很好吃喔!

* 倩雯和Talum兩人正往葡萄園中行進。抬頭望見逐漸變為紫紅色的碩大葡萄。倩雯用手掂量了一下重量。

倩雯:沈甸甸的…。
Istanda:有些快要可以吃了。
倩雯:對了!你爸爸也生活在這裡嗎?
Istanda:爸爸離開了。在外地,一直沒有回來…。
倩雯:對不起,姊姊不該提到你的傷心事。
*Istanda蹲下來,撥開草叢,看著跳躍的蚱蜢。倩雯也蹲了下來。
Istanda:媽媽也希望爸爸回來。總有一天能在自己的家鄉中團聚。
(倩雯心想:原來是這樣…。也許…這就是台灣,很難解決的社會現象之一吧!)
Istanda:大姊姊有男朋友了嗎?
倩雯:目前沒有,你問這幹嘛?
Istanda:很好奇嘛。
*曉婷從旁邊看到兩人,兩人看到有人接近後轉頭。
曉婷:原來你們兩個在這裡?我本來以為你去教會,就不想來這邊了呢?
倩雯:第一次親眼看到農地裡的葡萄。真的很漂亮。
曉婷:我們邊走,邊和其他人會合。
*路上三人邊走邊聊。
曉雯說:小婷,你知道嗎?這裡葡萄樹的嫩枝,就象徵著我們是主的兒女,而主則是樹幹,我們人都是其中的一個枝子,不停蔓延生長出去。
Istanda:好深奧…。所以我們都是神的子子孫孫囉?
曉婷:的確是這樣沒錯。
倩雯:我們都該活在大自然,活在萬物之主的懷抱內,然後子孫萬代不斷在迦南的應許之地繁衍茁壯…。
*在燦爛的日光下,四周的綠葉閃閃生輝,三人穿越陽光耀眼的葡萄園中行走。走向眾人聚集,要開始主題討論的場所。

場景:望鄉部落

*眾人聚集,聆聽導覽員解說。主題可插入有機液肥製作、採果包裝過程、葡萄園生態解說、還有部落形態轉型。
*隨後可安插葡萄相關產品介紹。

*一行人行程完畢,準備搭小巴回望鄉部落,吃部落家常料理。
* 可順道用影片,介紹一些背後有故事的家常料理。
* 小巴慢慢行駛到望鄉部落,部落全景出現。

場景:山林腹地
時間:日
*鏡頭轉向黑白,前方的山水依舊,但眼前的山林腹地,卻沒有太多人煙。
* 一行人遷移到目的地,部落入口之處。
* 建議鏡頭:先從一行人背後拍攝被遷移地的入口之處,再往正面拍攝逐漸向前行進的眾人。
Talum:就是這裡嗎?沒想到我們還是沒離開玉山的視線。
Aping:以後開始新生活,未來不知道會如何…?
Talum:只要還活著,人到達新的地方,只要堅強活下去,也能站穩腳跟,在這裏讓我們的子孫,如大樹上的枝葉,茁壯茂盛。
*Bai拍了Talum的肩頭。兩人回頭。
Talum:族老…。
Bai:人離開了土地,也許就無法繼續存在,但今天我們來到這塊離故居不遠的地方,也算僥倖。只要活的硬一點,明天的煩惱也許陸續到來,但只要懷抱希望,就能繼續有活下去的力量。
* 眾人再度望向玉山,個人表情五味雜陳,卻又在眼神中更加充滿了堅定。

場景:部落
時間:午
* 鏡頭轉向彩色,玉山變為蔚藍的青色,天是海藍色的帳幕,部落全景在眼前。鏡頭緩緩變為仰角,俯視著小巴士,一群人準備上車。
Bahin推了一下Istanda:不跟姊姊們說再見嗎
Istanda:姊姊們再見。
倩雯蹲下來,兩手托住Istanda下腮把玩著,兩人目光流轉交錯。
倩雯:要乖乖喔。我還會上來看你的…。
曉婷:這幾天多謝你們照顧…。
* 上車前,四人七嘴八舌聊了一陣。
同學:倩雯和曉婷,我們差不多要發車囉。
小婷:好的。
倩雯:嗯!
*Bahin和Istanda和她們告別,送她們上車。
* Istanda依依不捨的目送倩雯離去。倩雯揮手示意。Istanda反而在媽媽身邊有些彆扭起來。一旁的Bahin忍不住笑了出來。
*清晨一道曙光射來,小男孩的背影,目送小巴士遠去。倩雯又再一次從窗口眺望美麗的玉山山頂…。

 

創作者介紹

傳・文史精粹

jerryzuhow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