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中每個小人物,都有自己專屬的角色。

 

紅樓夢為曹雪芹大家勢敗中落後,增刪多次,耗費多時完成的文學作品。創作出來的東西,即使大多可能是假的,但作者依舊會將自己的人生觀、生命歷練、和身旁所見之人物百態,映射包含在書中。

 

裡面不光是,一般大眾印象裡的寶黛悲劇。書中各各不起眼的小角色,都是作者的匠心安排。作者有其獨特的文學手法,不但喜歡拿小人物做對比和反襯,更在劇情編排上,在那榮華紅耀的氛圍中,又參雜一些黑灰色的悲劇編插。更在第五回就已說明書中重要人物的下場;這也是一種獨特的倒敘手法,在開頭便大略告知最後結局。

 

即使百年之後,書中角色衍生出的人生百態,依舊發生在現代社會中。張愛玲曾說,對紅樓夢必須要一奉十;隨著年紀歷練的增長,較有可能品出書中劇情的“其中味”。

 

賈代儒,乃賈府第二代耆老,但因為沒有求得功名,他在賈府成為一種獨特的存在,雖然德高望重,卻又沒有威望地位,因此成為一個迂腐寒酸的老人。

 

一如現今嚴苛的父母一樣,人生過大半,一事無成,功名無望,兒子媳婦都早逝,只餘下一個孫子賈瑞。

 

當自認不得抱負,自恃嚴謹自愛時,在那種框架下,對於子女和孫子輩,當然是自小便嚴格管教。但這個可憐的老頭子,卻一股腦想將畢生那等生不逢時、不快樂、又沒自信的人生帶來的抑鬱和怨恨,通通發洩在可憐的孫子賈瑞身上。不但自小不給自由,做錯小事就得體罰。這也是某些父母的心態,他當然愛自己的子女後代,但由於人生路走下來,太過崎嶇坎坷,不得伸志,家族旁人的眼光讓他感到無力;又無法擺脫現實生活的束縛。因此,嚴格的管教,一方面是對子女恨鐵不成鋼;但另一方面,潛意識或許無形中,因為那一肚子的窩囊委屈,而將鬱悶壓抑的生活帶來的痛苦,加諸在自己後代身上,無形中成為一種間接的虐待。

 

但賈代儒,並不是完全清高自守之人,他也有卑賤慳吝的一面。

 

賈寶玉開頭,由於仰慕秦鐘,因此藉口說要上私塾。秦家宦囊羞澀,但為了替兒子的仕途打點,因此特別還塞了24兩銀子見面禮,給已有固定薪資收入的家庭教師賈代孺。由此可見,賈代儒光收取賈府親族子弟,父母進獻的進見禮,就暗盤了不少私錢。

 

但他連教書亦提不起勁,交給孫子賈瑞代理,但賈瑞私收薛蟠的銀兩,包養學堂裡清俊的青少年,胡作非為,最後因爭風吃醋大鬧學堂,搞的賈瑞還被卑微的馬伕李桂訓斥,威信盡失。

 

爾後賈瑞調戲王熙鳳,最後被王熙鳳設計,第一次在冬夜中痴心等候,差點不曾凍死。但回家後威嚴的祖父,不但沒有表現出絲毫憐憫,反而怒斥他未事先通報,便擅自外出,更認定他必是在外“非飲即賭,嫖娼宿妓”。當下怒不可遏,狠狠的打了三四十板,又不許他吃飯,更叫他跪在門外中庭,罰跪背書。賈瑞此般情狀,自是苦不堪言,面對冷酷嚴厲的祖父,賈瑞一次次脫軌叛逆的行為,不也代表賈代儒毫無光彩,灰撲撲的人生下,所實行的威嚴教育造成的“徹底失敗”?

 

第二次鳳姐又刻意設計,讓賈蓉賈薔當空包彈,耍了賈瑞一招,又害他欠下他們遮羞費,更被屎尿潑灑了一身,樣子更是狼狽不堪。

 

自來父母對兒女嚴厲負面的管教,真能完全抑制孩子出軌犯規的衝動?

 

賈瑞是個20歲,血氣方剛的青年,但祖父每天只逼他讀書聽訓,遵從四書五經上的禮儀教條。賈瑞表面服從,大氣不敢吭一聲,私下卻開始叛逆反骨,背著賈代孺偷雞摸狗,無所不為。但壓抑苦悶的家庭環境,終於造成他對情慾的思想扭曲,他,瘋狂愛上了王熙鳳,恨不得與之翻雲覆雨,滿足感官刺激。但這種畸形的性慾掙扎,終於也讓他走火入魔,一步步走向毀滅邊緣。

 

小說中,賈瑞寒夜中狼狽回家,又怕祖父知道,自己欠了賈蓉賈薔一屁股債,晚上念著鳳姐,又無法入眠;白日裡祖父給自己的功課壓力又大,心下又瘋狂貪戀鳳姐,少不了又自慰滅火。終於得了病,醫藥惘然,賈代儒心急如焚,去榮府找王夫人要好的人蔘的藥引,鳳姐又虛應功夫,給了些殘渣碎末。

 

本書常常將死亡和性愛兩者,包含在同一回目的劇情裡。紅樓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其中一段,就是賈天祥(賈瑞)正照風月寶鑑,這段詭譎淫佚的劇情。足道人帶來太虛幻景警幻仙姑的寶鏡。但叮囑只可照反面,不得照正面,但鏡子的背面卻是髏;賈瑞反骨的狂狷性格,又再次發作。別人說什麼,他就越要反其道而行,忍不住好奇心,朝正面望去,只在鏡中,一片仙樂世界,他朝思暮想的鳳姐,風情萬種,美豔奪目的朝他招手,賈瑞克制不了衝動,神魂飛進虛空的世界中,一次次和鳳姐肆無忌憚地發生關係。但現實中的自己,卻一再再遺精,直到最後一次,鬼使神差壓走了他的魂魄,他卻仍然想把鏡子,帶到另一個世界去。殊不知,現實中,他的肉體,早已沒了氣息,下體還遺漏冰冷漬濕的一大灘精液。

 

正與反、真與假、極樂與毀滅、性愛與死亡,素來人生都是一體兩面。真實與虛幻,讓人難以分辨的界線,也許就象徵好與壞的極端兩點。

 

更諷刺的是,賈代儒反而因孫子的死,得了親族接濟的一大筆治喪費,家中反而比以往更安穩度日。

 

代儒這個一生都既有自信又不快的人,因代的風氣,注定成行徑心態都僵硬冰冷的失敗者連對唯一的子,相處上感覺也沒有親情的

 

瑞性格上的缺陷慾念的畸形和,導致他走向死亡的毀滅,但一部分因素,卻恰好來自於同樣人生畸零灰暗的祖父。

 

賈代儒從此沒有在前八十回沒有登場,到了續書的第82和83回,又再度登場,被賈寶玉之父賈政,請來擔任寶玉參加科舉考試的考前教師,闡述四書的八股文形制考前猜題。但他一個枯萎死氣的老人,象徵的是上一個世代已成明日黃花的過氣習性,賈寶玉一個新世代的年輕人,又怎能與之想法契合?

 

例如賈代儒出的題目,什麼“無聞”、“後生可畏”,還有最經典的一句“吾未好德如好色者也”。寶玉當下批評,這句話沒有什麼講頭,被賈代儒訓斥胡扯,還強調如果考場出這題,他還能直接回答沒講頭嗎?

 

吾未好德如好色者也”,典故為當時不顧禮教束縛,追求自由大膽,任性率真活一生的前衛女性南子。他本是宋國公主,憑美色抓住衛靈公的心。但在當時,被視為禍國淫蕩的女人,不但介入魏國儲君的政治紛端,還四處與其他男人私通。但衛靈公應也不是簡單角色,搞到後來夫妻各玩各的,互不阻止。春秋時代這等行徑,可比的上現代的換夫換妻遊戲。

 

孔子周遊衛國,見衛靈公與南子行跡放蕩,言語無禮。同行乘車進城時,衛國夫婦在前,孔子在後。根據東周列國誌記載,當時有人放聲歌曰:“同車者色耶?從車者德耶?”孔子自覺人言可畏,在聖賢該有的規範自恃下,說了“吾未好德如好色者也”(我沒見過喜歡美德,如同喜愛美色的人),後來就此離開了衛國。

 

續書者安排這段典故,不也正影射,賈代儒那年紀輕輕,遺精死在床上的可憐孫子賈瑞嗎?

 

193005422786211385547546067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zuhow77 的頭像
jerryzuhow77

傳・文史精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