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除了一條常出溺水意外的大豹溪外還有人稱白雞三山的白雞山雞罩山和鹿窟尖山提起鹿窟尖山就是百年前日據時代的隘勇線並於山頂設有砲台山稜沿線則仍有百年前隘勇線的遺跡在白雞有一處供奉關聖帝君香火鼎盛的行修宮沿著廟旁的產業道路上行約十分鐘就會抵達白雞山的登山口過小橋越溪沿著筆直的山路上行沿途的山路便是昔日的運煤用的台車道百年之前也就是一條隘勇的路線

行走約20分鐘後抵達位於白雞山山腰間的海山煤礦忠義坑採礦口也就是當年發生嚴重災變的礦寮往右行經過幾棟已廢棄的礦寮過一座小木橋後沿著溪谷旁的山徑上爬雖然山徑設枕木土階但因溪谷環境潮濕草蕨頗多步道景況略微蕭瑟上行約十多分鐘在靠近溪流的地方發現不少建築物的遺跡可能是當年採礦人留下的遺跡沿途望見茂密的竹林和鄰近溪流水源的地理位置不禁讓人依稀想起福元山隘勇監督所的位置此處腹地寬闊鄰近溪流容易取得飲用水足以提供監督所需的空間環境上也適宜人居住

 : 隘勇線前進圖

 1044823_4618140470095_727840930_n


談起這條隘勇線的歷史可追溯至清朝劉銘傳時代但首先該談及三峽泰雅族的變遷三峽鎮為新北市與桃園縣的接壤之處地形除靠大漢溪處的地方為平原外其餘南側與東側接為山區自古為泰雅族大豹詩朗志繼等三社之領域獵場範圍甚至還包括現今的鶯歌鎮康熙24閩人陳瑜獲得清廷墾照在三峽隔壁的鶯歌區南靖里設隘寮並招墾佃戶但早在四年前就有泉州人董日旭率先入墾三峽由於三峽鎮鄰近泰雅族聚集之地墾民遭遇長期的出草災難從嘉慶25(西元1820)至同治9(西元1970)大規模的戰役就多達七次雙方死難不少三峽老街在嘉慶元年就已形成街肆但真正繁榮起來的時候卻是同治3(西元1864)英商來三峽收購樟腦和茶葉之時

光緒初年間在牡丹社事件後清廷為了實施開山撫番政策並大量開發大豹溪一帶的樟腦資源其中為防範泰雅族大豹社反擊三峽地區的原漢戰爭直到光緒11(西元1855)清廷在鹿窟尖山區建立隘勇線並派遣劉銘傳出動軍隊征討大豹角板社的泰雅族人死傷官兵千餘人後卻始終無法有效制服泰雅族的反攻直到兩年後上山夾擊方才有效壓制了泰雅族的反攻

 這其中的故事又被刻在了三峽忠魂碑之上

在三峽山區一處位於半山腰的桂竹密林間的隱密地點尚留存一座日本時代建立實體大小大概是新竹北埔事件的五子碑三倍大的日據時代的忠魂碑


碑文上就記載了一段歷史過往

三角湧表忠之碑
嗚呼鬼神泣壯烈者三角湧血戰之事蹟也臺灣鎮撫之時坊城支隊殉大嵙崁諸邑特務曹長櫻井茂夫等三十九名蹴舟運餉敵欲絕糧兩岸夾擊我舟應戰悉壹生存者僅四名就無不創痍矣實明治二十八年七月十三日也臺灣軍司令官陸軍大將福田雅太郎勒石以表其忠勇云

忠魂碑的確切位置是在上瓦厝埔隘勇線(白石鞍隘勇線)的山腰上這條隘勇線主要由打鐵坑通往三峽白石鞍山與泰雅族大豹社和漢人地界的隘勇線相接也是三峽市區通往山區的重要防衛線路而此處歷經清朝和日據時期的戰役也最為激烈但鮮少人知道其實三峽鎮上的中正公園還有當時的台北大學預定地也有兩塊忠魂碑但隨著時間流逝這兩塊碑文也就不知下落了清末時代三峽當地的泉州安溪人和客家人由於官方打算開採山區樟腦逐漸向原漢間的隘勇線地界逼近故而和當時三峽山區境內的大豹社的泰雅族時有衝突談起三峽山區的隘勇線歷史可追溯到清朝劉銘傳時代當時的清廷在治台末期因為屏東牡丹社事件的爆發開始積極推廣開山撫番的政策為開發三峽大豹溪一帶的樟腦資源並防範當地泰雅族大豹社的反擊在山區與當地漢人建立鄉勇和隘勇制度並於山區建立隘勇線逐步向泰雅族的地盤逼近並出動軍隊征討大豹社的泰雅族人卻始終無法有效制服並實行將當地泰雅族人遷移的計畫

 三峽忠魂碑

 426636_4432423107277_1765469706_n  

 401812_4432422547263_503075975_n  

 970036_4432423427285_1627930098_n  

根據三峽鎮誌記載

光緒十三年(西元1887)三角湧民被大豹社原住民等戕殺對於大豹社復叛劉氏以隘勇統領鄭有勤率兵一千討之一由成福庄一由屈尺分二路夾擊平之於是三角湧沿山樟腦之業一時勃興三角湧山地遂為之開闢然維持不出數年劉氏即告去職所有新闢田園半歸荒廢而番禍復熾。」


光緒13年初夏(西元1887)大嵙崁鹽菜甕三角湧(三峽)已然歸附清廷的泰雅族人又出草殺人經過官方盤問都異口同聲說是內山生番越界所為清廷故此宣稱查獲尖石社頭目流明孩容食大垻怡磨社頭目瓦丹有老和竹頭社干老敏兄弟等多位兇手並施以正法

同年七月初又有三角湧生番出草殺人隘勇入山緝凶11人都被殺害八月底劉銘傳令提督李定名率領清軍四營與撫墾總局幫辦林維源前往征討先焚毀褒懂社再與大垻怡磨社等七社大戰於牛角坑泰雅族敗退入山清軍火焚七社凱旋後來總頭目夭月舌率領各頭目乞降劉銘傳以其叛服無常勒令七社近千人口遷入內山而將其土地租借給漢人耕作

 物換星移待到日本人成為台灣的主人後於明治32年(1899)日本當局更為了加強擴展製造樟腦事業的規模持續往三峽山區開發引發當地原住民更大的反抗行動由於日本當局初期並沒有沿用隘勇制度但面臨當時被隸屬北蕃的泰雅族的強力反抗終於繼續訂定隘勇規程並對當時居住山區的原住民開始實施極端的威壓政策當時的鹿窟尖山又名湊角山被日本人稱為白石鞍山白石按山白石鞍山分遣所是當時隘勇線的一個重要據點日本人在此設置大砲對山腳下的大豹社構成嚴重的威脅由於利益衝突大豹社的泰雅族人時而順服時而反抗雙方衝突迭起在泰雅族人多次襲擊隘勇線的情況下雙方互有死傷最後日警在軍力加強的增援下終於鞏固了這條隘勇線於明治38年六月完成這條隘勇線的設置日本人擴張隘勇線後進一步逼退大豹社的泰雅族人同年四月日本人修築上瓦厝埔經烏才頭白石鞍山打鐵坑至白沙鵠白雞的隘勇線並設立福元山隘勇監督所以便指揮隘勇線沿途的幾個分遣所及隘寮據點白石鞍山即是今日的鹿窟尖山這條隘勇線的路線大致上與今日白雞山登山步道的右線相吻合

經過日據時代初期的動盪日本人仍佈署隘勇線深入這個山區由於利益衝突大豹社時而順服時而反抗雙方衝突迭起明治38西元1905日本人擴張隘勇線進一步逼迫大豹社這一年四月日本人修築上瓦厝埔經烏才頭白石鞍山打鐵坑至白沙鵠白雞的隘勇線並設立福元山隘勇監督所以指揮隘勇線沿途的幾個分遣所及隘寮據點白石鞍山即是今日的鹿窟尖這條隘勇線的路線與今日白雞山登山步道的右線大致相吻合


經過1K的古厝遺址後山徑逐漸變陡驀然出現一段古樸的舊石階路勾起歷史的懷想接著山徑變窄貼緊溪谷設有繩索輔助通行上爬之後又過一座小木橋末段山徑變為陡峭拉著繩索攀爬之後抵達鞍部岔路右往鹿窟尖左往白雞山在鞍部略休息後續往鹿窟尖山

由此爬往鹿窟尖沿途有幾座起伏的山頭各個山頭大都可發現殘存的塹壕遺跡應是當年的隘寮或隘勇崗哨陳跡抵達鹿窟尖山前的一座山峰名為展望峰山頂也有塹壕遺跡這裡展望頗佳眺望五寮尖與桃園大溪復興方向群山層巒疊嶂景色極為壯麗越過展望峰一路陡下後遇見岔路取左而行約一二分鐘即抵達鹿窟尖山在海拔643公尺有一顆總督府圖根點基石鹿窟尖又名湊角山日本人稱為白石鞍山白石按山當年日本人曾在這座山頭設置白石鞍山隘勇分遣所

白石鞍山分遣所是當時隘勇線的一個重要據點日本人在此設置大砲對山腳下的大豹社構成嚴重的威脅泰雅族人多次襲擊隘勇線雙方互有死傷最後日警在武力增援下終於在明治38年六月鞏固了這條隘勇線

次年明治39年西元1906九月台灣理番總督---佐久間左馬太總督採強硬的理蕃政策發動戰爭由深坑和桃園兩廳組成的1450名兵力的聯合隊分兩路進擊大豹社角雙方激戰數日泰雅族人不敵日警優勢武力的攻擊大豹社總頭目瓦旦燮促Watam ‧Shetsu被迫遷離家園率領族人遷往角板山的詩朗志繼今桃園復興鄉三民霞雲村境內這場戰事史稱大豹社事件」。

:隘勇線情況-鐵線網理蕃概要臺灣總督府民政部蕃務本署1912地點不詳當時日軍以隘勇線向山區推進沿著隘勇線架設鐵絲網通電流埋設地雷實施封鎖以迫使台灣原住民歸順

 965302_4618142270140_349854459_o  

 同年十一月日本人在大豹社的舊地設立插角有木兩個隘勇監督所同時裁撤福元山隘勇監督所福元山隘勇監督所存在的歷史僅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而已大正51916發行的五萬分一台灣蕃地地形圖已看不到這條隘勇線了這或許可以解釋何以鹿窟尖稜線沿途的隘寮或塹壕遺跡只剩下零星殘跡而已

根據盛清沂臺北名勝古蹟志金敏仔山胞抗日遺蹟一文記載這場戰役


位今三峽鎮金敏仔東南約一公里下臨插角溪被負崇山海拔四百有奇形式險固光緒三十二年(日明治三十九年)日人進犯三峽山地七月擬設大豹(今插角)隘勇線山胞聞訊出奇夜襲死日人隘寮腦丁多名並附近日人設備皆為摧毀七月二十一日日人以桃園及深坑廳全部警察1400餘名再次進犯血戰五晝夜山胞始退後日人架設電網地雷以絕山胞交通遂有其地昔時有日人碑志今殘石尚存。」

今日的三峽白雞一帶也無福元山的地名或山名它的名稱只是曾經短暫存在過監督所裁撤後原址或許被後來入山的農民所利用或成為礦場的設施用地或湮滅於山林之中

儘管福元山隘勇監督所已裁撤但白石鞍山鹿窟尖則依然是一個重要的隘勇據點大正五年的台灣蕃地地形圖仍有標示一條隘勇線連結白石鞍山與山腳下的插角駐在所而且當年的白石鞍山架設火砲居高臨下應當有良好的視野及展望百年後周遭林木高長展望侷促已難想像百年前的光景

鹿窟尖總督府圖根點基石的後方有一明顯的方形土垣即是昔日白石鞍山隘勇分遣所的遺址土垣長寬各約四五公尺高約一公尺多垣內雜草叢生但基址規模相當完整也是沿途保存最完整的隘勇線遺址或許與這個據點從明治到大正年間持續做為隘勇據點有所關聯

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率領族人離開故土遷往角板山附近的山林定居儘管撤向深山但並沒有換得和平的歲月在龐大的山林利益的誘使下日本人持續推動理蕃計劃並步步逼進泰雅人的地盤

明治40西元1907日軍與泰雅族在枕頭山激戰日軍獲勝後勢力進入角板山泰雅族各社難以抵擋有些只得向日軍歸降或遷往更深山的地方持續抵抗大豹社總頭目瓦旦燮促當下體認到日本這個新政權擁有現代化的武力及文明為保住族人的命脈因此決意向日本政府歸順

明治42西元1909瓦旦燮促親自前往角板山向日本當局表示歸降之意並將他的長子樂信瓦旦Losin‧Watam交予日本人充作人質但歸降的一條附帶條件是要求日方讓樂信瓦旦接受新式的教育次年瓦旦燮促病逝然而他的遠見也是為了使大豹社族人獲得日後生存發展的契機一九一一年瓦旦燮促死於異鄉終究無法帶領族人返回祖居地

樂信瓦旦受到日本人的重點栽培並取日本名字渡井三郎進入角板山番童教育所學習後來轉入至桃園尋常高等小學校接受現代化教育大正101921樂信瓦旦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專業學校台灣大學醫學院的前身時年22大約與蔣渭水賴和等台灣知識菁英同時接受醫學教育

林瑞昌

 1013967_4618140150087_1265088751_n  

樂信瓦旦成為日治時期少數接受過高等教育及具備現代思想的原住民知識菁英畢業後他以醫術服務族人勸導族人學習新知一方面從事現代醫療並且傳授族人助產知識也成為政府與泰雅族之間的溝通橋樑全力爭取族人享有近代文明生活方式1929年入贅日本四國愛媛望族日野家族女子改名為日野三郎這是政治婚姻他歷任山區各地衛生所長勸說同胞放棄武力抵抗年成為前往日本參加開國二千六百年慶典的唯一高砂族代表19454月樂信瓦旦被聘為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

樂信瓦旦受到日本人的器重昭和15西元1940獲台灣總督府指派代表台灣高砂族至日本參加日本皇紀2600年慶典昭和20西元1945四月更獲聘為台灣總督府評議員

但同年四個月後日本戰敗投降等到台灣再度改朝換代樂信瓦旦面對另一個新的政權來臨改用漢名並獲得一個新的名字---林瑞昌」。民國50年蔣介石在角板山歡度來台首次生日已改名林瑞昌的樂信瓦旦隨侍在側

一年多後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樂信瓦旦勸導族人勿參與反抗政府事件過後新竹縣政府頒發獎狀以表揚他維護治安有功

他誤以為功在黨國民國36西元19476樂信瓦旦向三峽鎮公所提出台北縣海山區三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請書卑微地請求取回祖居地內稱我們台灣族高山族是台灣原住民族往日住在平地他控訴清國日本的侵犯壓榨期盼八年抗戰日本投降光復了台灣可享受三民主義民族平等之德政光復了台灣被日本追放後山的我們應復歸祖先之地祭拜祖靈是理所當然之事光復台灣我們也應該光復故鄉否則光復祖國之喜何在他認為日本已投降台灣已光復當年被日本人逼迫離鄉的大豹社泰雅族人也應當光復故土重返故鄉然而三峽鎮公所認為時空環境已變遷大豹社舊址已多為漢人所居住大豹社返回故地的問題過於複雜而且縣政府以若山胞再返故居地現有居民生活必致無法解決而未准其陳請因為這種知其不可為的執著讓林瑞昌成為原民還我土地運動的先聲

民國38(西元1949)林瑞昌受聘為縣政府諮議遞補第一屆參議員及當選第一屆臨時省議員成為當時唯一擔任省級民意代表的原民他在議會上提出增加原民民意代表名額以爭取原民參政權的主權並要求日本人遺留的農村企業應由原民優先承領改善經濟和設置簡易師範儘速培育原民師資更重要的是要求國民政府歸還日據時代因武力征服而讓原民喪失的土地

民國39(西元1950)六月時韓戰爆發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圍堵蘇聯及中共等共產國家也就是冷戰時代的開始為了有效構成圍堵線美國不宜自毀民主信念公開支持第三世界那些願意反共的法西斯獨裁政權

由於美軍協防台灣國民政府轉危為安對內轉為採取鐵腕手段以肅清匪諜或任何可能威脅政權的異議份子並以反共為名凍結憲法賦予人民的人權自由實施戒嚴讓在台的統治宛若獲得帝權般的威權

以中國大陸為外圍的西太平洋島鏈各國為例當時韓國台灣菲律賓和越南都是獨裁政權卻受命於美國來圍堵中共的前線敗退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就利用當時局勢對內厲行白色恐怖美其名是反共和抓間諜實際上是羅織罪名將可能危及自己政權的意見領袖地方菁英官員代表通通以反共防間諜的罪名加以拘禁槍決

同年國民黨政權下的國防政治部已偵破中共在台組織為由開始大規模的清鄉行動大肆逮捕實際上可能對其政權有威脅性的領袖菁英並以匪諜的罪名大型清肅當時台灣各族群的人才皆不能倖免逮捕行動甚至囊括都市到鄉村當時社會的菁英人才的才華與對新時代來臨的期盼就在政府卑佞的私權威嚴下一一在槍口下被屠殺殆盡

民國40西元1951年二月他更進一步在旁觀雜誌發表---本省山地行政的檢討直言國府山地政策不如日本日本為在山地徵兵投下大量人力物力提昇了山胞生活及文化水準建議政府推動二十年計畫自嘆坎坷不遇的山胞感覺祖國懷抱的溫暖向世界宣示三民主義的偉大」。

民國41西元1952樂信瓦旦當選第一屆臺灣省臨時議會議員他積極爭取原住民權益並對政府當時的山地政策多所批評曾直言國民政府的山地政策還不如日本人當時樂信瓦旦並未查覺台灣的政治情勢風向已經開始產生微妙的變化

林瑞昌在原住民族中極具人望以及在議會上對原民權益的堅持當然令當時的國民政府猶如芒刺在背同時國民黨政權也畏懼這樣的原民領導人物萬一與反對勢力結合必將後患無窮帶來的搖撼不容小覷由於當時的政府無法容忍正直又有理想知識具備民族意識的在地領袖是故同年11樂信瓦旦突然遭到台灣省保安司令部逮捕次年417遂以叛亂罪名宣判死刑即日執行槍決成為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國民政府把他抗清抗日的父親當樣板供入忠烈祠他的骨灰卻長供長子林茂成家中近四十年民國93(西元2004)十月方敢安葬林家祖祠

短短百年之間改朝換代的時代巨輪下瓦旦燮促和樂信瓦旦父子經歷三個政權帶來的衝擊從領導大豹社反抗清軍繼而血戰日軍到被迫離鄉遠徙然後適應時代潮流學習新式教育卻又在國民黨執政時代遭逢不幸的滄桑遭遇寫下一段了可歌可泣的民族史詩故事

台灣解除戒嚴之後樂信瓦旦終於獲得平反民國82西元1993樂信瓦旦的家屬將其骨灰正式安葬並為其紀念銅像揭幕復興鄉公所選定羅浮的羅馬公路起點路旁設置一座樂信瓦旦紀念公園

民國94西元2005桃園縣文化局出版泰雅先知樂信瓦旦故事集以表達對樂信瓦旦的紀念與崇敬之意

今日的三峽大豹溪地區已無大豹社部落而大豹社事件及瓦旦燮促父子兩代的歷史往事也漸被世人所遺忘如同現今的三峽的白雞山一帶也再無福元山的地名或山名它的名稱曾經短暫存在過監督所裁撤後原址也許被後來入山的農民所利用或成為開採礦脈的設施用地往事如煙隨風而逝今日的鹿窟尖山徑已然冷清寂寥一如歲月無常這些舊有的歷史遺跡皆已無情地堙滅於山林之中,化為荒煙蔓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zuhow77 的頭像
jerryzuhow77

傳・文史精粹

jerryzuhow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