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在苗栗南庄鄉賽夏族部落,有一種會追著人跑,並發出呼嚕聲響的可怕無頭鬼。無頭鬼為舊時代被賽夏族馘首者的屍首,因為賽夏族也是以突襲的方式,趁被襲者不注意時,瞬間從埋伏之處割下被馘首者的頭顱,因此死者在死的那一瞬間,眼前一片漆黑舊被成了幽冥鬼魂,作了鬼也看不著路,繼而淪為饑渴交迫的鬼道。因此,這種無頭鬼變會向生人索要柴火,以期待能獲得照明,並找回自己的首級。這些無頭鬼在賽夏族語被稱為Sa-Poui(灑狽)的可怕幽靈,古早時偶爾會入侵部落,踏著沉重的腳步,走起路來連大地都會震動,家家戶戶都得緊閉門窗。這些幽靈都沒有頭顱,還會從肺部,透過頸部的氣管發出喘息聲來,宛如抽水馬達抽到混雜空氣的水底,令人毛骨悚然。但此時若能劃亮一根火柴丟出窗外,無頭鬼便會拿著火柴自動離去。

但談起無頭鬼,就不得不說起新竹苗栗一帶以往客家人武裝移民的歷史。以前新竹北埔、關西,苗栗獅潭、峨眉大部份地區,自古都是賽夏族的居住之地。光緒年間,清廷允許廣東籍客家人黃南求、姜秀巒等人組織武力墾殖集團,以武力驅逐四鄉鎮的賽夏族,將之悉數驅往深山的五峰、和南庄等地,凡是反抗的賽夏族人悉數被殺,被俘者則充當食糧與補藥煮來吃,甚至還製成醃肉,裝在大陶甕內由廈門轉銷大陸。

賽夏族人當然不服這樣的行為,故以監守地盤、並用以暴治暴的手段回敬客家移民。賽夏族人經常下山突襲客家墾民,以期望能爭回祖先流傳的土地。儘管後來終歸失敗,但客家移民也付出沈重的代價,並在無數次大小戰役中,客家隘勇、墾民都遭到賽夏族頑強的擊殺而死,而這些客家先人則被稱為「義民」,入祀於義民廟中。

說起義民兩字,不得不解釋一下他背後的歷史涵義,滿清政府擁有台灣主權後,對鄭氏王朝的根據地心中產生管理方面的質疑。花了八個月的時間才決定把台灣的一部份,規入滿清帝國的版圖。雖然這個海上的島嶼曾為「反清復明」的基地,但滿人以少數民族統治了絕對多數的漢民族,心滿意足,故對台灣並不派出自已的滿兵,而以不受信任的漢兵派赴來台。並配上班兵制度、台灣不築城等配套措施,又在朱一貴革命起義事件中發現了可資利用的族群能加以分化。而其方法即製造所謂「滿清義民」。滿清義民就是台灣受滿清統治時,在各式各樣的反清革命中,同樣受到滿清貪官的欺壓民眾,郤出錢出力幫助滿清官軍的民眾。

但「滿清義民」並非專指那一個族群,例如一七二一年朱一貴革命起義,客籍的杜君英、侯觀德、李直三等人,同舉「大清義民」之旗,此時的滿清義民是指客籍族群。但在一七九五年(乾隆六十年)陳周全反清起義事件中,各莊起兵協助官軍進而收復鹿港者,皆名之為「滿清義民」,其中更有數量倍於官兵的「廣東義民」及「鹿港義民」。還有閩客與漳泉械鬥中,死傷者也被稱為有應公或義民。但在一七八六年林爽文事件中,效忠出力的一些台灣原住民亦稱之為「義民」,頒賜「效順」之匾。

但對新竹苗栗一帶,被賽夏族擊殺而入祀義民廟的鬼魂,並沒有全部一併被收容進去。有些人因為在慘烈殺伐中、驟然被馘首而變成孤魂野鬼徘徊在喪生地點,面對眼前一片漆黑,及想找回自己頭顱的焦急,因此這種可怕的厲鬼充滿了怨念和苦惱,只能永世徘徊在山林荒野,還有部落之中,渴求向人乞討柴火照明。

因此賽夏族亦出現一種「送火」的習俗-在清晨第一道曙光未露臉時,取酒肉飯菜來到荒郊野外,先細訴自己要來安撫孤魂野鬼的來意後,旋即劃幾根火柴丟在地上,並立刻回頭快速返家,好讓無頭鬼在酒足飯飽後,擎著幾根柴火,能找到返家的路。但這種送火的習俗,隨著時光飛逝,及無頭鬼不知何故已在現代逐漸銷聲匿跡,如今已經很少人有所聽聞。

 

【歡迎至原住民文史暨資訊・臉書社團・The Esthetics of Formosan Aborigines Association交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94054007484699/

 

【歡迎至台灣原住民藝品專賣・原美學工坊・臉書粉絲頁交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原美學工坊/172554156241215

圖:賽夏族勇士出草照。

 

426429_4123540345401_296777829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zuhow77 的頭像
jerryzuhow77

傳・文史精粹

jerryzuhow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