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862年,史溫侯探查奎輝族(桃園泰雅族),便提到當地男女勞作不均,使當地泰雅族婦女必須從事粗活、農耕、和背負重物。連馬偕牧師本人亦曾記載:“泰雅族中婦女是活的最勞碌的一群,白日忙於耕作,晚歸時背負薪柴回家。平日負擔家裡最沈重的勞務,而且平日吃的不好,使得平日婚前發育良好的健康少女,迅速變得比真實年齡更為身心衰竭且衰老。”

 

:因終身勞碌而憔悴衰老的泰雅族婦女。

10001512_1426162577629513_1317852037_n  

 

但當時西方學者對泰雅族的描述都較為負面,行文裡都用“savage”(野蠻人)的字眼。但馬偕也有一些血腥的描述,比如描述原漢邊界的墾民,也等待吃被處決的泰雅族死囚屍體。而且當時的泰雅族也會吃被害者的腦髓;原漢的墾民也迷信如果能吃到善於出草的泰雅族勇士的腦髓,便能繼承受害者的勇氣。

 

當時的宜蘭平原族群間不同的衝突,依舊很頻仍。包括史溫侯、譚鐸、Teignmouth、馬偕等西方學者都記錄到漢人、噶瑪蘭人和泰雅人互相爭鬥殺害的景況。1865史溫侯記錄清政府以12(後減為4)銀,懸賞泰雅族的首級。1869年譚鐸則,雖有高額獎金,但要承擔生命危險,而且每年不超過5個人頭;相對每年約50–60個漢人遇害,也是由於泰雅族人獵首行為背後動機多層,而且獵首越多的人,在部落裡地位也越高。

 

圖:馬偕牧師與學生,越過東北角前往宜蘭的景況。

1912029_1426164850962619_1460714742_n  

 

到訪宜蘭的西方學者,有些也並未深入泰雅族部落,僅在叭哩沙(今宜蘭三星鄉)或蘇澳地區見到或聽聞到泰雅人的情形。

 

例如馬偕本人就在一處名叫頂破布烏(三星鄉雙賢村的村莊遇見兩位到該地定居的泰雅族女子。史溫侯也在蘇澳街上的一家商店,見到一位有文面的泰雅婦女,是漢人店主的側室。Warburg本人也觀察到在當地泰雅族與噶瑪蘭族間存在著某種微妙的往來關係,並在特定地點貿易時,也看到有些漢人或噶瑪蘭族的聚落內也有文面婦女,甚至連在邊區的村落,也觀察到有居民娶泰雅族婦女為妻。

 

圖:日據時代早期宜蘭市街。

 

 

1966949_1426164840962620_1353775943_n  

 

 

【歡迎至原住民文史暨資訊・臉書社團・The Esthetics of Formosan Aborigines Association交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94054007484699/

 

 

 

 

 

 

 

【歡迎至台灣原住民藝品專賣・原美學工坊・臉書粉絲頁交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原美學工坊/1725541562412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rryzuhow77 的頭像
jerryzuhow77

傳・文史精粹

jerryzuhow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