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番傳說集,裡面有一段故事---阿里山鄒族流流柴社〈塔山白石〉,算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篇。故事大意是,有個女孩子,因為終身相許的男友意外過世,悲傷過度而精神錯亂,在現實生活失魂落魄。後來死去的男友的靈顯現,將他帶往另外一個空間,靠著執念深重的愛情,打破靈界與人間的藩籬,通過厚重的峭壁石板,在另外一個空間,共同過著美滿的生活。

其實鄒族的塔山,別稱也有神靈的會所之意,就是人死後,靈魂會去的地方。塔山由無數的峭壁千仞組成,由於地勢險峻,加上灰黑的石峯懸崖,故而產生神秘的傳說。便有了許多神秘的傳說。

原文如下:

古時候,我社有兩個男女互相相思,但因意外事故,男子變成了黃泉客。 女子無我地悲泣不已,最後,終於精神散亂,一直唱著「我愛男人呀,我愛男人呀」。有一天,正在狂歌時,那個男子清清楚楚地出現在眼前,女子高興 地倚偎著他悲嘆說:「不是發誓要生死與共?」男子也覺得可憐說:「那,我們 就一起走吧。」就帶她出去了。可是男子的身形實在看不見,人們只是惘然 地看著女子的行動。不久,到了塔山,男子說「這裡就是我的家」一看,是頗為氣派的家,裡面有很多的人。女子在塔山住了數月,有時回自己的家拿酒來,男子也常常拿酒送給女子的家。但這種時候,家族的人除了女子以外, 看不見其他的人,裝酒的容器好像長著腳,自己會走路一樣。有一天,女子抱著可愛的小孩子回來,母親高興地想抱小孩,但小孩子立即變成了樹根。 母親噯了一聲丟掉,女子口中喃喃地「怎麼這麼殘酷」抱了起來,又變回一 個惹人喜愛的小兒。他們就這樣地互相往來,但有一天,女子回到娘家說「明天請送酒到塔山」說後就回去了。次日母親使很多人送酒到塔山,當他們來到塔山的山麓時,那裡擺著很多的槍,把酒瓶放下,立刻就出現幾隻手,把酒搬了進去。其後,女子再回娘家時,說:「我死時,塔山會張貼白的東西。」 果然,有一天,塔山清楚地出現白色的東西。自此之後,女子就沒有再度被 人看見。女子所張貼的白幕,變成了石頭留了下來。現在,流流柴社的人仍然把塔山稱為「霍胡濟攸布」(妖怪山)。

故事中,即使人界與靈界的通路已被打開,雖然兩個不同空間的界線,就是一道厚重的峭壁石板,但人界的人卻無法看見靈界的人。所以女子從靈界帶往人界的親人,無法以肉眼可以看到的形象呈現。由於人類的祖先,是從樹幹而生的精靈,女子的嬰孩,抱在外祖母手中,立即變成 樹根,帶回到母親懷裡後,又再度變回小孩的形象,這是因為精靈的形象尚未定型的緣故。

夾縫中的鄒族獵人  

原住民各族的喪葬習俗各有差別。在此舉例別類:

鄒族---塔山( hocubu) 是死後靈魂的歸所,地勢較高靠東的是大塔山,地勢高矮靠西的是小塔山。善良的人死後靈魂會到大塔山;而反之惡者,或凶死者死後則會到小塔山。

卑南族---主要為室內曲肢葬,死者大體以坐葬方式入殮。在人死後大體未僵硬時,家人會將之扶坐於室內中柱側的地上,然後將骨肱在胸前折曲,呈現兩手抱膝的姿態,再用繩索綁完,埋葬在家屋地底。

達悟族---死者斷氣後,也會用繩綑綁屍體,但背後用意是怕死者魂魄不散,而不肯去另外一個世界。必須由親人手持長刀、身披衛甲,將屍體抬到屋外,然後爬上屋頂,揮刀唸咒語,驅趕鬼魂,方才到墓地下葬。

布農族---也採坐葬。埋葬屍體時,一樣用麻線將屍體綁起來。由於怕大體會僵硬,因此剛斷氣時,就得綑綁大體。

阿美族---幫瀕死的人淨身更衣,移到席上。在台到門口蓁草為席,或鹿皮墊的床板上,遺體會呈現曲折的側臥姿勢,並在當日或次日土葬。

魯凱族---當死者斷氣時,由親人幫死者著盛裝,將上下肢曲置於胸前,呈現蹲坐狀,再用布在肩膀處打結,然後將死者大體靠在石壁上。

排灣族---病死者臨終前,家屬會奉上食物,以表生前最後一餐。而親人會圍繞大體旁哭泣。當把死者葬在土裡時,會在住家附近的空地上挖洞,,然後在洞口底部鋪上石板,再把屍體放入墳中即完成。

賽夏族---用布帛或獸皮,在死亡當日時,包裹大體埋在山野之地。

創作者介紹

傳・文史精粹

jerryzuhow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