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元年(西元1862年),史溫侯再次受聘為駐台領事,並在漢人通事的幫忙下,探查當時位於桃園縣石門水庫旁的泰雅族部落。但當時還沒有台灣原住民的清楚分類,因此使溫侯將這群居民稱為“奎輝族(Kweiying)”。

 

根據史溫侯記載,當時他搭乘小舟到達現今石門大壩的位置後,抵達今日阿姆亭下方原漢交墾的界限,朝大漢溪主流溯溪而上,抵達漢人通事,用粘土和石板搭建的房屋,屋子裡擠滿了漢人,其中有兩位泰雅族,看到史溫侯這個白人後,很驚訝又好奇地站起來盯著他瞧。通事解釋說,史溫侯也是番,想來拜訪泰雅族人,在做的泰雅族人依舊很好奇的盯著這位歐洲訪客瞧,並要求交換煙斗抽,還將史溫侯身上會滴答想的懷錶視為魔物。並且問了史溫侯一堆問題,比如白人是否為漢人所僱用,將以先進的好槍來消滅泰雅族人?史溫侯看得出來,泰雅族人渴望想得到他手上的槍種,還有詢問史溫侯來自何方,史溫侯開玩笑地說來自中國,泰雅族人表示也想去,由於在場的漢人多少懂得番語,因此泰雅族人的回覆,引起哄堂大笑。

 

圖:現今石門水庫大漢溪上游的桃園泰雅族部落。

_2012_01_11_11.20.06  

 

當時隨行的漢人隨從,也告知史溫侯說,當時自己有親戚,一家都被泰雅族馘首,並有一個女孩被擄走,後來他曾在山上,看到那位已長大成人的女孩,已變成一位徹底敵視漢人的泰雅族人。而且不少犯法者,也會逃亡山地,成為當地泰雅族的一份子。甚至有些喜愛山林生活的男孩與女孩,也會逃離家人加泰雅族中。史溫侯的報告,提出當時許多漢人都娶泰雅族為妻,因此也很多人懂得泰雅語。所以這也大概是日本學者,鳥居龍藏在20世紀初期,為何會拍到不少泰雅族,擁有蒙古眼的特徵。

 

帶路的漢人通事本人也娶了僅在額頭刺墨的泰雅族婦女。他與通事生了一對兒女,平常身著漢服,但史溫侯說它包括眼睛的模樣,都像極了個極醜的廈門婦女。

 

圖:賽德克族婦女。

getimage.exe-4  

 

那兩泰雅族,在四十碼距離外,用一片樹葉黏附在木頭上當靶心,泰雅族中的長者,用中國製的火繩鎗,一發打中木頭,但離靶心仍有九吋。但史溫侯連擊數槍都未中,於是他調整Sharp式來福槍的照門,旋即一發打中目標,史溫後興奮之餘,並朝河對岸的水面,連續射擊激起片片水花,引起當場的人大聲喝彩驚呼。因此那兩位泰雅族,極其想要交換,史溫侯手上的左輪手槍和Sharp式來福槍。

 

圖:Sharp式來福槍。

Shiloh_Sharps_1874_Hartford_50_90_Rifle  

 

當天傍晚又有一群泰雅族人來訪,當中有一位婦女懷抱嬰兒;幾位老人則各自揹著一頭雌鹿的頭。這些老人為短髮,皮膚黝黑,佈滿鄒紋,能說一些漢語(可能是閩南話或客家話),年輕男女的膚色偏白或栗色,大家都有藍色的文面,但老人的刺墨快褪色了,刺上文面的皮膚隆起。

 

關於文面習俗,史溫侯本人也透過其他漢人口述得知,少年需馘首成功才有資格娶妻,並在滿六歲時文面。然後女人婚後才上頤紋,但卻沒提及額紋與頦紋何時刺上(顯然因為聽漢人口述,所以和事實有些不符)?

 

很好笑的是,史溫侯本人看到一個沒有文面,長髮中分鬆散地用白珠串繞額頭一圈,綁在腦後的16歲青少年,並詢問她是否為女孩,結果發現是男的,引起該少年不斷用手掌拍打自己後腦勺,表達不滿。

 

圖:史溫侯描繪的桃園奎輝族形象。

1621823_1428035860775518_550812337_n   

 

來訪的泰雅族人群聚屋內,婦女為在牆角照顧幼兒,談心聊天;男子蹲在桌旁抽煙聊天。幼兒僅穿著一片胸兜,男子攜帶火繩槍和獵刀,用鹿血塗滿雙臂雙腿,用以防護草叢中的荊棘,下身圍著遮陰布幾近裸露,但在婦女面前也不以為意。

 

圖:抽煙中的泰雅族婦女/煙草を嗜む蕃婦。

getimage.exe-2  

 

當中有位史溫侯認為最漂亮的泰雅族少女,看上他腰際的紅絲帶,他便解下來相贈,圍在少女的腰上,一旁的族人嘩然大笑,少女因此臉紅到害羞離去,然後到河邊將絲帶洗滌晾乾。並隨後帶來幾條自織的彩帶,要史溫侯選一條當回禮。

 

當屋內的男人抽完煙,便到婦女聚集處喝一種由米和馬鈴薯釀成的酒,加水稀釋後倒在碗內,蹲在一起,以手鉤住頸子,臉部交貼,輪流遞碗共飲“交杯酒”,表現出一種友好。有個泰雅族男子,也想和史溫侯進行交杯酒的友好儀式,但被他本人拒絕了。

 

圖:泰雅族的飲酒方式

1921974_1428035844108853_1620659726_n  

 

史溫侯本人也記到泰雅族之間的問候,是先微笑走向對方,用攤開的右手搓揉腹部,並用左手輕拍對方的背,對方也會為了表示友善,而用同樣的方式回應。

 

等到大家喝醉,就開始大聲嚷嚷,通事的妻子,想帶史溫侯去看對岸的樟樹原始林,但怕那些喝醉騷動的族人跟來,因此勸她先離開喝酒的人群。此時有位泰雅族男子,拍拍史溫侯的頭,和他擁抱已進行友誼永固,說他們都是同類,應該要互相結盟,好把剃頭的壞蛋(指有辮髮的清朝台灣漢人),驅逐出族人的領域。

 

奎輝族在桃園當地共有七個部落,每座大約三四百人左右,由四個大頭目統轄。但由於漢人墾民的逼近下,加上酒精和某些因素,人口正快速減少。而當地的漢人卻野心勃勃地認為,當地的泰雅族在百年後就會滅絕消失。

 

當地的鹿種以水鹿為主,而較低海拔的山則有梅花鹿,泰雅族人因為長鬃山羊肉質太硬而不喜歡。

 

圖:台灣長鬃山羊。

長鬃山羊  

 

奎輝族的大頭目自稱住在一個叫Gee-hing義興的部落,離漢人通事的小屋有兩天路程,山的後頭還有一個叫做Tung的部落。族人在當地種植旱稻、菸草、和地瓜。但大部分許多物資,當地人會用獸皮、鹿茸、鹿肉、手織布、草蓆、編籃、麻線、山產,和漢人交易糖和稻米,以及品質低下的鴉片,漢人也從歐洲人手上轉手火繩鎗、彈藥、珠子飾物、紅布。

 

當地泰雅族的建築物,屋頂鋪覆棕櫚葉,並用藤皮、樹皮、和木板搭建而成。年輕男子僅負責狩獵,女人負責耕作,和老人一樣,負責家裡粗活和背負重物。

 

圖:揹負重物的泰雅族婦女。

getimage.exe-3  

 

 

【歡迎至原住民文史暨資訊・臉書社團・The Esthetics of Formosan Aborigines Association交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94054007484699/

 

 

 

【歡迎至台灣原住民藝品專賣・原美學工坊・臉書粉絲頁交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原美學工坊/172554156241215

 

創作者介紹

傳・文史精粹

jerryzuhow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